返回

yin亂大合集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頁 進書架
最新網址:www.tosnz.com
     yin亂大合集 (第1/3頁)
    

    早上九點,鄧揚一如往常準時上班,他車頭剛轉進停車場還沒停妥,便遠遠見到一個身影忙不迭地往他方向沖,鄧揚奇怪地搖下車窗一看,瞧見是自個兒的助理小綿。

    小綿沖到鄧揚車旁,反手一開車門,一屁股坐進來。

    鄧揚瞪著小綿?!澳愀擅匆桓北还碜返谋砬?”

    小綿“唰”地一聲,將她插在牛仔褲口袋里的雜志掏出來。

    “等你看完了這月的參周刊之后,你再來問我這個問題?!?br>
    鄧揚皺起眉頭,瞄了一眼封面,忽然他雙眼瞠大,呆了兩秒后,再翻開內文細看里頭的報導——

    溫馨接送情,電臺王子熱戀女助理。

    四月十七日晚上五點左右,開著黑色轎車的“電臺情人”鄧揚,穿著白色襯衫與卡其色長褲,出現在誠晶敦南店附近,不久,一名身穿白色丁恤、白色長褲的紅發女子出現,外表看起來非常登對的兩人停在路邊交談了一會兒,再一塊前往敦南路附近的一家美式餐廳共度甜蜜晚餐。

    一個星期后,記者再度拍到鄧揚與這名紅發女子,一同出現在國家音樂廳欣賞音樂表演,大約兩個小時后,欣賞完音樂會的兩人興致頗高的轉移陣地,前往中正紀念堂附近的Startbucks喝咖啡。

    據調查,此名外型亮麗的紅發女子是鄧揚頭號敵手“那擷”的私人助理,姓林,現年二十七歲,淡江大學畢業……本刊致電鄧揚的助理,確認鄧揚是否正在跟此名女助理交往,鄧揚助理回答了一句“老板的私事我不清楚”,拒絕進一步采訪聯絡。

    “參周刊哪時候打電話跟你聯絡的?”鄧揚指著雜志上的報導問小綿。

    小綿沒好氣地說:“昨天晚上啊!大概八點多吧!對了,你昨天晚上到底是跑哪去了,我找了你一整個晚上都找不到人,手機沒開,然后家里電話也不接,害我都快急死了!”

    昨天晚上他在小茵家過夜……鄧揚表情有些尷尬,趕緊轉移話題?!澳乾F在公司的狀況怎么樣?”

    “怎么辦?就謝絕一切的采訪啊!”小綿一臉不勝其擾的表情,不過她眸子一轉,突然伸手指著鄧揚的鼻子,惡狠狠地瞪著他。

    “不過你最好老實說噢!那個參周刊寫的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?”

    鄧揚一手拍掉指在他鼻頭的手指?!凹俚睦?頭先一次是剛好碰到,第二次是她主動打電話來約我,我不知道該怎么推,才不得不去的?!?br>
    “噢?!毙【d點頭?!澳悄阕蛲砟?到底是跑哪去了?”

    怎么又回到這個問題了?鄧揚臉上的表情又別扭了?!班拧胰e人家過夜?!?br>
    “你——”小綿吃驚的大叫一聲?!罢剳賽哿?”

    “干么一臉大驚小怪的樣子!我是成年男人,當然也有我渴望戀愛的期待啊!”

    “是誰,是誰?”小綿像只哈巴狗似的直纏著鄧揚不放?!翱煺f快說,我要聽,我要聽!”

    “我才不告訴你!”鄧揚一臉惡心的“扒”開小綿揪著他衣領的手?!澳氵€不快幫我想想看有什么辦法,好阻止那些記者繼續來騷擾我?!?br>
    “我哪管你!”一提起這話,小綿馬上仰起鼻頭換上另外一張嘴臉?!胺凑浾唑}擾的重點又不是我,頂多不接電話就是,除非——”

    “除非什么?”

    “除非有人愿意自爆內幕來做交換,這樣說不定我還會稍微多考慮一下?!闭f完話,小綿嘿嘿嘿的直笑。

    “你呂秀蓮啊?笑那什么聲音!”鄧揚沒好氣地戳著小綿的額頭,考慮了一下后,才見他傾身靠在小綿耳朵邊說話?!氨WC不泄漏出去?”

    小綿連忙舉高了手發誓?!拔乙晕荫R小綿的個人名譽發誓下——”

    鄧揚又停了一下,才慢慢的說出一個人名,只見小綿一雙眼睛,突然問瞪得跟銅鈴一樣大。

    “不、會、吧?!”

    鄧揚一臉確定地朝她眨了眨眼。

    .lyt99..lyt99..lyt99.

    雅璇一早上班就被兩名參周刊的記者纏住,他們拿了最新一期的雜志給她看。雅璇一見斗大的封面標題,表情頓時僵住。

    “請問可以撥個空讓我們采訪一下嗎?”

    雅璇搖頭?!半娕_還有事,我得去忙,很抱歉幫不上你們的忙?!?br>
    “我們只需要三分鐘,證實一下事情的真相就好?!?br>
    “不要,抱歉?!?br>
    雅璇一邊推拒,一邊忙不迭地往辦公室里鉆,好不容易進到辦公室里,卻發現里頭的氣氛非常奇怪。

    每一個人都知道她的事了?!

    雅璇一下子無法承受這么多目光的探究,一把將隨身的包包往辦公位子一丟,就忙著鉆進畢茵的辦公室避難。

    原本背對辦公室門的畢茵一聽見開門聲,連忙轉過身來凝視來人,雅璇一望見畢茵的臉,心里猛地一跳。

    “外面……有記者,還有同事們的眼光,我……”雅璇無措的揮揮手,一副不知從何解釋起的狼狽。

    “老總剛來過電話,他要你想辦法支開守在外面的記者?!?br>
    雅璇一屁股坐在沙發上,將頭埋在雙手里用力的點了兩下頭。

    過了好一會兒,雅璇突然抬頭望向畢茵?!半y道你都沒有話想要問我?”

    畢茵呆了一下?!耙獑柲闶裁?”

    “這要問你啊!今天跟我上封面的男人,可是之前大聲嚷著說要追你的家伙,你怎么還能夠一副沒事人的樣子?你不會覺得哪里不對勁嗎?不會覺得生氣嗎?”

    畢茵張口欲言,可是話到喉嚨口,又被她給吞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小茵,我希望你有話直接說?!毖盆[細著眼,不放過畢茵臉上一絲反應。

    畢茵的確很想講,可是她很擔心,說出事情的真相之后,將會深深傷害到雅璇的心。

    她能夠告訴雅鏇,雜志上報導的事情其實她早都曉得了嗎?能夠告訴她,陽湖正因為她的錯愛,而深深煩惱,不知該怎么處理才好嗎?還是要告訴她,早在她和陽湖出去吃飯之前,自己跟陽湖兩人就已經開始交往了?

    因為害怕不會成功,所以畢茵在與鄧揚交往之時,她選擇了不告訴雅璇真相,畢茵現在才發現自己做錯了,她當時應該早些告訴雅璇這件事,說不定現在情況就不會那么尷尬了。

    只是千金難買早知道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擔心你會受到傷害?!碑呉皙q豫了很久,才勉強講出這么一句。

    雅璇聽了,竟是一臉笑。

    “我就知道你對他一點感覺都沒有,所以我才敢放大膽子去接近他,你放心,他是傷害不了我的——不過靜下心來再想一想之后,我突然覺得這次的事件說不定是個轉機,鄧揚說不定會因此而開始注意到我的存在?!?br>
    糟了!這下子誤會真的是越來越大了!

    畢茵擔憂地看著雅璇自信的笑臉,心臟不安地猛跳著。

    .lyt99..lyt99..lyt99.

    和畢茵講完話后,雅璇偷偷跑回座位打電話給鄧揚,不出意料的,他的手機沒有開機,雅璇只好在語音信箱里留下她自己的手機號碼,并且叮嚀鄧揚聽到她留言之后,一定要速速回電話給她。

    大約一個小時后,雅璇的手機上顯現鄧揚的電話號碼。雅璇趕忙拿著手機躲入畢茵的辦公室,不知道為什么,在畢茵的凝視下接到鄧揚打來的電話,突然讓雅璇覺得很開心。

    她緩了下呼吸,才用著最甜美的聲音對著話筒講了一聲:“喂?!?br>
    不過當雅璇聽清楚等在話筒那端的聲音并非是鄧揚之后,她臉上的微笑瞬間冷掉。

    她口氣冷冷地問:“你是誰?鄧揚呢?”

    “我是阿揚哥的助理小綿,阿揚哥說他不方便跟你講話,所以才要我回電話給你——請問林小姐現在有空嗎?阿揚哥說他想跟你約個地方,出來把事情解釋一下?!?br>
    鄧揚要跟她見面引這個訊息叫雅璇的表情突然柔和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我沒問題,他想約在哪?”

    “我給你一個地址,麻煩你拿筆抄一下?!?br>
    雅鏇一邊聽著電話,一邊將地址抄在便條紙上。不過看這地址感覺有些奇怪,鄧揚沒事干么跟她約在一個有弄還有幾之幾號的地方見面?

    “請問這地方有店名嗎?還是旁邊有什么比較好認的目標?”

    電話那端的小綿突然格格地笑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我家怎么會有店名?林小姐問的問題實在太可愛了!”

    什么,這是她家?聽聞到小綿的回答,雅璇忍不住皺起眉頭。

    什么地方不好約,就非得要約在他助理的家里?而且還是這種沒有電梯,又陰暗又破舊的老式公寓。

    雅璇一邊咒罵,一邊不悅地爬上一層又一層的樓梯,到了四樓,她突然聽見頭頂上傳來一個有點熟悉的女聲,正在嚷著——

    “她來了、她來了!”

    雅璇仰頭一望,瞧見一張平凡的臉正望著她微笑。

    “我是馬小綿。你好?!?br>
    雅璇表情冷冷地點了點頭?!班嚀P在里面?”不知是故意還是不小心的忘掉了小綿伸來的手,她舉步走過小綿身邊,一邊問話一邊往敞開的大門里走。

    “噯?!毙【d瞧著雅璇高眺的背影,搖搖頭做了一個吐舌頭的動作。

    “坐?!编嚀P將他手中的雜志合上。

    雅璇斜看了封面一眼,認出是最新一期的參周刊,然后她目光調向鄧揚。

    “在討論該怎么跟媒體記者發表聲明之前,我認為我們應該先討論一個問題,也可以說,得先澄清這個誤會?!?br>
    雅璇搖搖頭?!拔覀冎g有什么誤會?”

    “我們之間的誤會就是……”就在鄧揚準備解釋的同時,他突然瞥見小綿正坐在雅璇身后興致勃勃地聽著,鄧揚沒好氣地朝小綿使了個眼色,然后才見小綿一臉不情愿地,嘟著嘴走進房間,將自己關起來。

    鄧揚直至見到小綿進房間之后,才繼續看著雅璇說話?!熬褪恰覍δ愕母杏X,就只是普通朋友?!?br>
    “……”原本懸在雅璇臉上的笑容一瞬間凝結。

    “你應該記得很清楚,第一次一起吃飯,是為了要感謝你常幫我轉交花給畢茵的辛苦,而第二次之所以會答應跟你一塊去聽音樂會,好,我承認,我的確是別有目的,因為——”鄧揚深吸了口氣之后再說:“我想要多知道一點——跟畢茵有關的事情?!?br>
    雅璇斜著眼,冷睇著鄧揚愧疚的表情,過了好久,才見她緊抿著唇瓣露出一抹恨極的笑?!霸瓉砀懔死习胩?,你還是沒有辦法對她忘情?告訴我,小茵她到底是哪一點讓你這么魂牽夢縈?我到底是哪一點輸她?”

    鄧揚望著雅璇憤憤不平的表情,正在心里考慮該不該坦白告訴她;但若不老實說,他擔心她會因此而覺得仍有希望,仍不愿死心。

    “不是她哪一點讓我這么魂牽夢縈,也不是你輸她什么或是她贏你什么——而是,我愛的人就是她,沒有人可以代替?!?br>
    原來!原來如此啊!

    雅璇瞠大雙眼看了鄧揚好一會兒,然后才見她吐出一串極似哭音的笑聲,笑了一陣然后停下,只見她突然從位子上站起,就這么頭也不回地跑出丁點大的小客廳。

    聽見關門聲的小綿,連忙從她房間里探出頭來?!斑@么快?事情已經解釋清楚了?”

    鄧揚斜眸看了她一眼,然后一臉苦惱地輕搖了搖頭?!拔乙膊恢??!?br>
    .lyt99..lyt99..lyt99.

    雅璇前去赴鄧揚約時,畢茵仍持續的完成她平日的工作,她抱資料離開電臺,到她專屬錄音室去。連錄了雨個小時之后,錄音師跟她喊了一聲“OK”,畢茵這才松了口氣,拿下耳機,站起身來動動手腳。

    前來幫她收拾資料的小助理一覷著空隙,就馬上迫不及待地問她參周刊上報導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小茵,雅璇到底有沒有跟那個電臺王子談戀愛???”

    畢茵笑不回答。

    小助理嘟起嘴巴瞠道:“小氣,我們都這么熟的朋友了,說一下也不行?!?br>
    “我只是覺得,我沒有立場幫她證明什么?!?br>
    畢茵這么說倒是也沒錯啦!只是——這樣子就不刺激、不好玩了呀!

    “你要探聽八卦找別人問去,別去煩小茵?!?br>
    被錄音師這么一喝,小助理連忙摸著鼻子鉆出錄音室;畢茵感激地給了錄音師一笑。

    “全都是一群唯恐天下不亂的家伙,每天八卦來八卦去的,都搞不清楚她們這么做到底有什么意義!”

    “這就是現在流行的趨勢,沒辦法?!?br>
    錄音師深表同感地嘆了口氣?!安贿^話說回來,雅鏇這一次的事件,到底要花多久時間才能平息下來?”

    關于這點,畢茵也沒有答案。

    離開錄音室,畢茵就沒再折回電臺,而是直接搭公車回家。在公車上她手機突然響起,一看是鄧揚的來電,畢茵連忙接起電話。

    “你人在哪?”

    “在公車上,我工作完,準備要回家了?!?br>
    “這樣啊——那今天晚上,我還能夠過去你那兒嗎?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能確定下會有人跟在你車屁股后面,那我倒也不反對?!?br>
    鄧揚朗朗地笑了一陣,然后一口允諾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,我絕對會使出土遁術,保證沒有人有辦法跟蹤?!?br>
    “那就等你過來嘍?!?br>
    畢茵微笑地合上手機,然后開始在心里構思晚上的菜色。

    .lyt99..lyt99..lyt99.

    雅璇獨自一個人在臺北城里漫無目的地閑逛著,直到天色漸暗,她才隨意挑了間陌生的咖啡館坐著歇腿。打開隨身的筆記本研究了好一會兒,雅璇才發現,她的生活圈子里,竟然只剩下畢茵一個知心朋友可找。

    你真是可悲呀,林雅璇!

    雅璇一手撐著顎,一邊悵然的笑了。這么二十多年過去了,身邊竟然還是跟高中時代一樣,只有畢茵可以讓她依靠……

    雅璇低頭看了一眼腕上的表:心想,這個時間,畢茵應該已經回家休息了才對。

    體貼的她,應該不會介意收留一個沮喪的朋友才對。

    心頭想找人陪伴的念頭忽地變大,雅璇只猶豫了一下,就決定要去找她。

    只是雅璇沒想到,竟然會有人早她一步拜訪畢茵家!

    人剛跨進畢茵家附近的巷子口,她遠遠便見到一個人影在敲畢茵家的門,雖然看不出那人的長相,但從他的身形肩寬來猜,不難猜出是個男人——

    他是誰?!

    雅璇皺起眉頭,瞪視著眼前一切。就在那一瞬間,屋里的畢茵將門打開,里頭的燈光突然照亮了男人的臉,雅璇猛地倒退了三步。她不敢相信,不敢相信她眼前所見到的——

    “鄧揚!”

    雅璇捂著嘴,不可置信地叫出了那人的名字。

    忽然想起早上畢茵那欲言又止的表情,還有那悶不吭聲的反應,雅璇突然好生氣。

    天吶!她最要好的朋友竟然背叛她!

    雅璇扶住自己的心口,一直不敢相信地用力搖頭。

    .lyt99..lyt99..lyt99.

    鄧揚進門前,突然感覺好像哪里怪怪的,他多心地看了看四周之后,才又繼續舉步走進畢茵家的門。

    鄧揚脫鞋時,畢茵一臉神秘地遞來一個咖啡色紙袋?!八湍愕??!?br>
    “里面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打開來看看啊!”

    鄧揚低下頭將紙袋拆開,一見里頭的東西,他臉上立刻漾滿了笑意。

    是一雙深藍色格子花紋的室內脫鞋,恰巧和畢茵草米白脫鞋配成一對。鄧揚立刻將脫鞋穿在腳上。

    “大小剛好嗎?”

    “嗯?!编嚀P很滿意的踏踏步,然后傾過身在畢茵臉上印了一個吻,兩人再手牽手的,一塊走到廚房前的餐桌吃飯。

    今天的晚餐是蔬菜沙拉配上滾得爛熟的紅燒牛腩,附湯是清爽的竹筍三絲湯。當熬得濃稠的暗褐色湯汁澆灑在熱騰騰的白米飯上,鄧揚馬上發出一聲神往的嘆息。

    “我開動了!”

    鄧揚一屁股坐下,便抓起湯匙大口大口的舀吃起盤子里的牛腩飯,一邊嚼著,一邊贊道:“好好吃!”

    畢茵滿意地望著鄧揚那副覺得美味的吃相,忽然見他嘴邊黏了兩顆飯粒,畢茵伸手幫他抹去,然后順手將它們送進自己的嘴里。

    看著畢茵無意識的舉動,鄧揚凝望她的眼眸忽然變得深沉黝黑,他傾過身,纏綿的在畢茵唇上吻了一記,才轉頭貼在她耳朵說了一句話。

    “小壞蛋!你難道不知道你舔手指的動作,將會引發什么暴亂嗎?”

    畢茵則是一臉淘氣地朝他眨了眨眼?!澳蔷蛠戆?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!就會趁我在吃大餐的時候挑逗我!哼!哼!哼!你。S定了!”

    鄧揚佯裝出一臉忿然的吼了一聲,然后轉回頭,繼續忙著將眼前的晚餐吃光。他一邊嚼著飯,一邊望著笑臉嫣然的畢茵,心中突然覺得好滿足。

    真是得佳人如此,夫復何求!

    畢茵與鄧揚兩人約定一人負責煮飯、一人負責洗碗,吃過晚餐,畢茵從書架上挑了本書到客廳沙發上坐下看著,鄧揚洗好碗后,順手從冰箱里倒了兩杯冰透的檸檬茶出來。

    站在畢茵身邊,鄧揚佯裝一臉恭敬的端著托盤?!芭?,請用茶?!?br>
    “你很皮噢!”畢茵斜著眼,白了鄧揚一眼。

    “增加一點生活情趣嘛!”鄧揚坐下,然后傾頭吻了她一下,畢茵抬起手輕摸鄧揚的臉,然后才端起桌前的馬克杯輕啜了一口茶。

    她換上另一副慎重的表情望著鄧揚。

    “對了,你今天早上跟雅璇見面,還算順利嗎?”

    聽聞到這個問題,鄧揚臉上的笑容不禁黯然垮下。

    他搖搖頭說:“不算順利?!?br>
    鄧揚一邊喝著茶,一邊把事情的經過詳細說了一逼,最后還附上他助理小綿的評語——

    “也不知道怎么搞的,小綿一向很容易跟人打成一片的,但她卻非常不喜歡雅璇。我是沒看見她們倆私底下的互動是怎樣,不過小綿說她覺得雅璇不太瞧得起她?!?br>
    畢茵點了點頭,好像對這個消息習以為常的感覺。

    “那她的反應呢?她……很難過嗎?”

    鄧揚聳聳肩?!拔冶救苏J為是難堪大過于難過,不過也很難說,因為我并不了解她,不過——”鄧揚隔著馬克杯,表情認真的凝視著畢茵。

    “我倒是很好奇你聽見小綿評語時的反應,你好像不怎么驚訝的樣子?!?br>
    “我相信每個人都有她個性上的缺點,就像我,不是也常聽見人說我孤僻詭怪嗎?”

    鄧揚微笑地點點畢茵的鼻?!瓣P于個性這個話題,我聽過說得最好的,就屬你了?!?br>
    畢茵有些發愁地說:“不過講真的,現在情況越來越復雜,我越來越不知道該怎么跟雅璇啟口說我跟你其實已經在交往中了?!?br>
    “就大大方方坦白地說,不行嗎?”

    畢茵深吐了口氣,表情無奈地搖搖頭?!翱峙虏恍?,因為以我對她的了解,她的個性是很容易想歪的?!?br>
    一個是交往多年的手帕交,一個是自己所喜愛的男人,既希望能保留兩人的感情,又不希望任何一方受到傷害——鄧揚嘆了口氣,他可以了解畢茵的難處。

    鄧揚伸手將畢茵攬進懷里,溫柔的撫著她的長發。

    “真是難為你了?!?br>
    畢茵側過臉,給了鄧揚一朵莫可奈何的微笑。

    .lyt99..lyt99..lyt99.

    沒有,沒有背叛她的人還能夠稱心如意,享受愛情的甜美與事業的順遂。

    雅璇不計后果,決定全力反擊。

    五月二十日清晨,一封洋洋灑灑寫了大約有六、七百字的信被傳真進TVBS電視臺,TVBS新聞部一見黑函內容,即刻在最短的時間內將事件用跑馬燈在新聞臺邊播放,一到上班時間,幾乎全臺灣所有人都知道了這一個消息——

    知名廣播名人那擷竟為女兒身,欺騙支持者群眾多年……

    消息一傳出,畢茵所屬的電臺再一次陷入混亂狀態,甚至連SNG車都被派到現場,所有新聞臺與報紙記者都急著想要搶拍到這位神秘的電臺情人“那擷”的本尊面貌。

    早上八點,已起床梳洗完畢的畢茵正在準備早餐,極少響起的電話聲驀然大作,她關上爐上的火接起電話,很意外地竟然是老總胖達打來的。

    老總胖達在電話那頭哀嚎著:“小茵啊,大事不好了!你是女人的事情被戳爆了,現在電臺這邊擠了好多新聞記者,還有SNG車,他們竟然連SNG車都派來了啦!”

    事情真的很嚴重,畢茵雖然沒親臨現場,但單從電話這端聽,就可以感覺到電話那頭的混亂。

    “雅璇呢?你找得到她人嗎?我需要跟她討論一下該怎么處理?!碑呉痤^一個閃過腦海的,就是得聯絡雅璇。

    “雅璇?你要跟她討論?我拜托你,別再傻下去了,剛才我從電視上看了一下那張黑函,那個筆跡,我一看就知道是她寫的?!?br>
    聽到這個消息,畢茵的心猛地一跳,她不敢相信,黑函竟是雅璇寫的!

    為什么?這個念頭一從畢茵的腦中閃現,即刻出現另外一個揣測——是因為鄧揚?

    “我是不清楚你們兩個到底是發生了什么事,我也不是說我就偏袒你而不喜歡她,可是她不能因為你們倆之間的問題,就輕易的毀掉我好不容易栽培起來的主持人吶!”

    “會不會是總經理你看錯了,字跡有時候是不準的……”畢茵仍在幫雅璇辯解。

    胖達老總在電話那端斬釘截鐵地說:“我敢跟你打包票,絕對是她做的。除了字跡這個證據之外,還找到其他的。你告訴我,在我們這個圈子里,有誰比你我更清楚你當初進電臺來的事情,這些事情清清楚楚、明明白白寫在黑函里,我沒辦法跟你講太多了,電臺的門都快被擠爆了,我現在得出去安撫一下外面的記者,就麻煩你自己去轉開電視來看,想清楚之后,你再打電話來告訴我該怎么辦?!?br>
    “呃……好?!?br>
    畢茵表情木然地掛上電話,轉頭一看,忽然瞧見已起床的鄧揚,正站在門邊看著她。

    “發生什么事了?”鄧揚語帶憂心地問。

    畢茵不知該如何回答,只覺得心里一陣紊亂?!翱梢月闊┠闳臀议_一下電視嗎?”

    “噢,好,你要看第幾臺?”

    “轉TVBS看看?!?br>
    鄧揚拿起遙控器按了TVBS的臺號,電視畫面一切換,螢光幕上即刻出現一場人擠人的混亂。攝影鏡頭環顧了一下現場四周,鄧揚還見到畢茵電臺的老板正一手擦著額頭上的汗,一邊試圖想要安撫下記者們的騷動。

    電視喇叭傳出這樣的對話——

    “那擷勒!你要告訴那擷要出面,出來跟大家解釋為什么要欺騙喜歡她的聽眾朋友——”

    “因為我現在連絡不上她,所以沒辦法同意你們的要求……”

    “去連絡她助理呀!她在你們電臺不是有一位專門在幫她處理事情的……”

    對話說到這,畫面突然一轉,回到了主播臺前,女性主播一面看著鏡頭,一邊將整個事情再一次說明——

    “事件的發生是在令天凌晨,一封告密的傳真送進電視臺,本臺在確認密函事件確實屬真之后,使派出SNG小組前去那擷所屬的電臺,也正同時密切的與這位行蹤詭秘的主持人那擷‘小姐’連系,我們現在再把鏡頭轉向今天凌晨時傳真來的這封信件上——”

    女主播還特別加了重音在“小姐”這兩個字上頭,一直到鏡頭移開傳真信函

    .lyt99..lyt99..lyt99.

    在鄧揚飛車回家拿換洗衣服的路上,隨手轉了畢茵所屬電臺的頻道來聽,就在他車快抵達家門時,突然聽見一個非常熟悉的聲音。

    是畢茵在講話。

    鄧揚連忙將車靠路邊暫停,屏息聆聽著。

    畢茵用著現場叩應的方式,向支持她的聽眾朋友與社會大眾簡單說明了一下,她之所以不公布真實性別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……但是不管怎么說,我還走欺騙了一向支持鼓勵我的聽眾朋友,對此,我向大家提出我最深的歉意,并且背負起謊言被戳破的代價,從今天開始,那擷將不會再繼續追錄音室錄‘擷月光’節目?;蛟S這么聽起來好家有點不負責任,一發生問題就辭退工作,但這是我唯一想得到的方式。羅老板,跟我一起工作過的電臺同仁,還有一直支持我但現在覺得失望的聽眾朋友,那擷在這里獻上萬分的歉意?!?br>
    小茵要辭退電臺工作!

    這個消息教鄧揚迅速動了起來,心里只想著要快點回到畢茵身邊。他立刻調轉方向,駛回畢茵的家。

    一推開畢茵家門,鄧揚馬上看見她正站在書柜旁邊,仰著頭將一本一本的書擺進她腳邊的紙箱里。

    鄧揚看著她的動作,喘著氣問:“我剛剛在車上聽到電臺的廣播了,你真的決定要辭掉電臺的工作?”

    “嗯?!碑呉鹂粗嚀P輕輕點頭。

    “那——”鄧揚遲疑了一會兒,好不容易才擠出這么一句:“你接下來打算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首先就是快找一個地方搬家——我這里太危險了,再繼續待著,隨時都有可能會被狗仔追查到,還有,我也暫時不想跟任何廣播界有關的人連系,少跟一個人連系就少一分被曝光的憂慮——這是我目前大概想到的兩件事?!?br>
    她要搬家來躲避狗仔的追查,這很合理;但不跟任何廣播界的人連系——鄧揚忍不住揣測,也包括他嗎?

    “你說的跟廣播界有關的人——有包括我嗎?”

    鄧揚的問題教畢茵忍不住笑出來?!澳闶窃趩栁?,我會不會乘機跟你分手嗎?’

    但鄧揚的表情卻無法像畢茵這么輕松?!澳銜@么做嗎?”

    “我不會的?!碑呉鸱浅4_定地搖搖頭。

    她的這句話頓時讓鄧揚放松下來?!澳銊偛耪媸菄槈奈伊?”

    大松口氣的鄧揚,嘟著嘴將畢茵的身體攬進懷里,頭靠在她頭發上輕輕地磨蹭。

    “說那個什么不想跟任何廣播界有關的人聯絡,我猛然一聽,還以為里頭也包括我?!?br>
    “傻瓜!我的意思是指電臺那邊的工作人員吶!”畢茵糗著鄧揚。

    不過鄧揚完全不以為意,反倒還很神氣地昂起鼻子?!胺凑阌浀?,我已經跟定你了。不管將來發生什么突發狀況,我都不許你把我給丟在一旁,我們是自己人,懂嗎?”

    “自己人——你話講得這么早,你難道不擔心我會因為你這句話,就決定耍賴你一輩子,不出去工作了?!?br>
    鄧揚毫不介意地微笑道:“有什么好怕的?大不了我就委屈一點把你給娶回家啊!”

    “厚~~真是委屈!”看著鄧揚的表情,畢茵忍不住笑了。

    “你這才知道?!?br>
    畢茵笑著將頭埋進鄧揚的懷里,許久之后,才見她輕輕地說話?!澳惴判?,無論今后再發生什么事情,我都一定會記得,我們是自己人……”畢茵抬起頭看著鄧揚?!斑@樣子滿意了嗎?”

    “滿意極了?!编嚀P緊緊摟著畢茵,唇畔忍不住露出滿足的笑靨。

WWW.xIAOshuotxt.Net《T》xt小說天堂     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)
最新網址:5151Lt.com
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頁 存書簽
国语自产拍在线视频中文_精品特色国产自在自线拍_中国大陆国产高清aⅴ毛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