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蒼井空電影在線看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頁 進書架
最新網址:www.tosnz.com
     蒼井空電影在線看 (第1/3頁)
    
(1)
門一拉開,光線突然涌進了地道。伊拉龍眉頭一皺,覺得眼睛發痛。那么長時間生活在地下以后,他對日光已經不大習慣。他身邊的藍兒發出咝咝的聲音,弓起脖子想要把周圍的環境看個明白。
離開垡藤杜爾以后,他們用兩天時間走完了地下通道。伊拉龍覺得時間還要長,因為周圍都是黑蒙蒙的,靜悄悄的。他還記得,他們一路上總共沒有說上幾句話。
伊拉龍曾希望在途中多了解一點阿麗婭的情況,但是他獲得的情況完全來自他的觀察。他以前沒有跟她一塊兒吃過飯,這次吃驚地發現她自帶糧食,而且不吃肉食。他問她為什么,她說道:“等你受過訓練以后,你再也不愿意吃動物的肉。即使你吃肉的話,也只是在極少的場合之下?!?br>“我干嗎要放棄吃肉呢?”他嗤笑著說。
“這不是用話能說得清楚的,但到了埃勒斯梅拉你就會明白了?!?br>這些話現在他都忘了。他步履匆匆地朝門檻走去,急著要看一眼他們的目的地。他發現自己立在一個花崗巖露頭上,足足有一百多英尺高,俯瞰一個紫色的湖泊。那個湖泊在東方太陽的照射下閃閃發亮。就像克薩梅納湖一樣,湖水從這座山伸展到那座山,充滿了整個山谷。從湖的那端,阿拉哥尼河在群山中蜿蜒盤繞,向北流淌,最后——在很遠的地方——氣勢磅礴地流向東部平原。
右邊的大山都是光禿禿的,除了有幾條小徑。但是,他的左邊……他的左邊是矮人國的塔納哥城。在這里,矮人們已經把表面看來永遠無法改造的博爾山變成了一層層的階地。低處的階地主要是農場——黑壓壓的土地都等著耕種——零零星星地散布著一些低矮的房子。根據他的判斷,這些房子完全是用石頭蓋起來的。在這些空曠的平地上方,聳立著鱗次櫛比的樓房,一層又一層,最后匯集成一個金色和白色相間的巨大圓頂。整個城市仿佛只是通向那個圓頂的一排臺階。尖頂像光滑的月長石那樣閃閃爍爍,像是一座灰色石板的金字塔的頂端托著一顆乳白色的珍珠。
奧利克知道伊拉龍會提問題,便說:“這就是塞爾貝戴爾,矮人國最宏偉的神殿,夸恩部落的家園。他們擔任眾神的仆人和信使?!?br>他們統治塔納哥嗎?藍兒問。伊拉龍復述了她的問題。
“不,”阿麗婭說,一面從他們的身邊走過去,“雖然夸恩部落的勢力很大,但人數很少,盡管他們掌握著來世……和黃金??刂扑{哥的是‘河流衛士’部落。在此逗留期間,我們將和他們的酋長昂丁住在一起?!?br>他們跟著精靈走出露頭,穿過山上密密層層的樹林。奧利克低聲對伊拉龍說:“別在意她。她跟夸恩部落已經爭吵了好多年。她每次來塔納哥,跟哪位教士一說話,就要吵得不可開交,連庫爾人都要嚇一跳?!?br>“你是在說阿麗婭嗎?”
奧利克毫不猶豫地點了點頭?!拔伊私獾煤苌?,但我聽說她對夸恩部落的好多做法很不贊成。精靈們好像無法容忍‘大聲叫救命’?!?br>他們往下走著。伊拉龍望著阿麗婭的背影,不知道奧利克的話是真是假。如果是真的,阿麗婭本人又是怎么看的呢。他深深吸了口氣,把這件事擱置腦后。他覺得重返空曠地方真是妙不可言,他可以聞到樹林里各種植物的味道,太陽曬在臉上是暖烘烘的,成群的蜜蜂和別的昆蟲在快活地飛來飛去。
小路通到湖邊,然后又往上通向塔納哥和它敞開的城門?!澳銈兪窃趺窗阉{哥瞞過加巴多里克斯的?”伊拉龍問道,“垡藤杜爾我可以理解,但這……我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事?!?br>奧利克輕輕地笑了笑?!安m過去?那是不可能的。不是的,龍騎士垮臺以后,我們不得不放棄了所有地面上的城市,退到了地道里,以逃避加巴多里克斯和變節者。他們經常飛過博爾山脈,遇見誰就殺誰?!?br>“我以為矮人族是一直住在地下的?!?br>奧利克皺了皺眉頭,兩道濃濃的眉毛連成一線?!拔覀兏蓡嵋@么做呢?我們對石頭懷有特殊的愛好,但我們也像精靈族和人類一樣喜歡外面的空氣。然而,只是在過去的十五年里,自從莫贊死了以后,我們才敢回到塔納哥和我們其他古老的居住地。加巴多里克斯也許厲害得不得了,但連他也不愿意單槍匹馬地攻打一整座城市。當然,他和他的龍可以給我們制造無窮無盡的麻煩,只要他愿意的話。但在這些日子里,他很少離開烏魯邦,哪怕是作短暫的旅行。要是不先打敗布拉克或垡藤杜爾,他不可能把軍隊開到這兒?!?br>垡藤杜爾差一點被他打敗。藍兒說。
伊拉龍登上了一個小土墩。這時候,什么動物從灌木叢里嘩啦一下落下來,落在小路上,倒把伊拉龍嚇了一跳。那個亂蓬蓬的家伙看上去像是斯拜恩山里的山羊,只是它要大三分一,還長著一對一直彎到臉頰的肋狀大角,使得巨人的角似乎還不如一個燕子窩大。更加古怪的是,山羊背上套著鞍子,有個矮人牢牢地坐在上面,手里拉開一半的弩瞄著空中。
“Hertd?rgrimst(原注:你們是哪個部落的)?Fildrastn(原注:誰要過去)?”那個古怪的矮人喊著說。
“OrikThrifkzmenthivoenHrethcarachEragonrakD?rgrimstIngeitum(原注:特利夫克的兒子奧利克、工匠部落的鬼魂殺手伊拉龍)?!眾W利克回答說?!癢harm,azvanyali-carhar?gArya.NéocUndinzgrimstbelardn(原注:還有精靈族的信使阿麗婭。我們是昂丁的朋友)?!蹦侵簧窖蚓璧赝{兒。伊拉龍注意到它的眼睛又明亮又聰明,雖然臉部很滑稽,長著雪白的胡須,掛著憂郁的表情。它使他想起了羅特加,那個動物那么矮小,他見了差一點笑出聲來。
(2)
“Aztjokjordnrast(原注:那么,你們可以過去了)?!睂Ψ交卮鹫f。
不知道那個矮人發出了什么命令,山羊往前一躍。它跳出的距離如此之遠,似乎飛也要飛一會兒。接著,騎手和坐騎都消失在樹林里。
“這是什么動物?”伊拉龍驚訝地問道。
奧利克繼續往前走?!斑@是山羊,名叫‘霜胡’,是這個山區里五種特有的動物之一。每個部落都以一種動物命名。然而,霜胡部落是最勇敢的,最受其他部落敬仰的?!?br>“干嗎那樣?”
“我們要靠霜胡的奶、羊毛和肉過日子。沒有它們提供生活資料,我們就無法在博爾山活下去。當加巴多里克斯及其變節的龍騎士來恐嚇我們的時候,是霜胡部落不顧危險——現在依然如此——照料牲口和莊稼。因此,我們大家都對他們懷有感激之情?!?br>“矮人都騎霜胡嗎?”他說到那個陌生的詞有點結巴。
“只有住在山里的矮人才騎。霜胡能吃苦耐勞,走路很穩,但與開闊的平原相比,它們更適用于山地?!?br>藍兒用鼻子碰了碰伊拉龍。雪焰不大好意思,只好讓到一邊。捕獵這種動物倒是不錯,比之斯拜恩山里或后來的食物還要棒!要是我們在塔納哥有時間——
不行,他說,我們得罪不起矮人族。
她不大耐煩地噴了噴鼻息。我可以先得到允許。
那條路一直伸展在黑壓壓的樹林里,很長時間里別人看不到他們。這時候,道路進入塔納哥周圍的一大片開闊地。七頭套著鑲有珠寶的挽具的山羊從城里跳跳蹦蹦地走出來,田野里已經聚集了一大批看熱鬧的人。騎手們拿著系有短索的長矛,一揮動就像馬鞭子那樣在空中噼啪作響。為首的矮人勒住那古怪的動物,說道:“歡迎你們來到塔納哥城。按照昂丁和甘納爾的命令,我,布羅克的兒子索夫,愿意在我們部落里為你們提供安寧的住所?!彼目谝艉苤?,帶有粗糙的喉音,聽起來有點刺耳,和奧利克的口音不大一樣。
“根據羅特加的命令,我們工匠部落的人接受你們的友好接待?!眾W利克回答說。
“我代表伊絲蘭查蒂女王,也照此辦理?!卑Ⅺ悑I接著說。
索夫看上去很滿意,便向與他同來的騎手做了個手勢。他們踢了踢坐騎,圍著他們四個人編成了隊形。鞭子一揮,矮人們向前奔馳,護送他們通過城門去塔納哥。
外城墻有四十英尺厚,形成了一條光線暗淡的地道,通向塔納哥外圍的第一批農場。一路上共有五層,每一層都有一扇設防的堅固城門,然后才到達城里。
與厚厚的城墻恰恰相反,城里的房子雖然都是以石頭為材料的,卻蓋得非常精巧,給人一種優美輕盈的感覺。房屋和店鋪都飾有浮雕,通常是動物的圖案。但是,更引人注目的是那石頭本身:鮮艷的顏色,從鮮紅色到淡綠色,給石頭抹上了一層又一層半透明的色彩。
城里到處都掛著矮人族的無焰燈籠,五彩繽紛的燈光報告著博爾山里漫長的傍晚和黑夜就要降臨。
與崇吉海姆不同,塔納哥是按照矮人的比例來建造的,根本沒有考慮來訪的人類、精靈或龍的需要。門洞最多有五英尺高,往往只有四英尺半高。伊拉龍是中等身材,但如今在矮人族的舞臺上,他卻變成了一個巨人。
街道很寬,人山人海。各種部落的矮人有的忙著辦事,有的站在商店里面或周圍討價還價。許多人穿著怪里怪氣的衣服,比如有一群長著黑發的矮人戴著狼頭模樣的銀盔。
伊拉龍特別注意矮人婦女,因為在崇吉海姆期間見得不多。她們長得比男人健壯,臉部敦實,然而眼睛明亮,頭發有光,對孩子輕手輕腳。她們不戴俗麗的飾品,身上只佩一些鐵和石頭做的小胸針。
矮人們聽到刺耳的山羊蹄聲,都回過頭來望著新來的客人。他們沒有像伊拉龍以為的那樣發出歡呼聲,只是鞠了個躬,低聲說:“鬼魂殺手?!彼麄兛匆娨晾堫^盔上的錘子和星星以后,敬仰的目光瞬間變成了驚訝的目光,在許多情況下變成了憤怒的目光。一些脾氣大的矮人把他們圍在中間,眼睛瞪著伊拉龍,沖著他大聲咒罵。
伊拉龍覺得脊背上一陣刺痛。羅特加接納我的決定在矮人中似乎不大得人心。
沒錯兒,藍兒同意他的看法,他也許加強了對你的影響力,但付出了疏遠好多矮人的代價?!覀冞€是離開這兒,免得發生流血沖突。
索夫和別的衛士繼續往前馳騁,仿佛人群并不存在,為通過另外的七層鳴鑼開道。最后,離宏偉的塞爾貝戴爾神殿只有一扇大門之遙。這時候,索夫拐向左邊,朝著一座大樓走去。大樓靠著山坡,前面有一座防御性的外堡,上面有兩座帶堞墻的塔樓。
這一行人走近大樓的時候,一群全副武裝的矮人從房屋之間走出來,排成密密的一行,擋住了去路。長長的紫色頭巾蒙住了他們的臉,一直拖到肩膀上,看上去好像是頭盔下的防護帽。
衛士馬上勒住山羊,沉下了臉?!霸趺椿厥??”伊拉龍問奧利克,那個矮人只是搖了搖頭,一手拿著斧子,大步走上前去。
“Etzilnithgech(原注:站?。?!”有個蒙臉矮人舉起一個拳頭喝道?!癋ormvHrethcarach…formvJurgencarmeitdernosetagorothbahstTarnag,d?rencestirakkythn!Jokiswarrevazbarz?leg?rd?rd?rgrimst,AzSweldnrakAnh?in,m?ghtorrakJurgenvren?Né?dimetalosrastknurlag.Knurlagana…(原注:這個鬼魂殺手……這個龍騎士沒有資格來我們最神圣的城市塔納哥!自龍戰以來,我們部落的咒語是‘’,難道你忘了嗎?我們不能放他過去。他是……)”在很長時間里,他就這樣大吵大嚷,火氣越來越大。
(3)
“Vrron(原注:夠了)!”索夫喊著,打斷了他的話,然后兩個矮人吵了起來。盡管雙方言詞激烈,但伊拉龍看得出來,索夫好像很尊敬對方那個矮人。
伊拉龍走到一邊——想要讓開索夫的山羊,以便看得更加清楚——那個蒙面矮人突然不說話了,臉上帶著駭人的表情,戳戳伊拉龍的頭盔。
“Knurlagqanaqir?n?D?rgrimstIngeitum(原注:他已經是工匠部落的成員)!”他尖聲喊道,“Qarz?lanaHrothgaroenvolfild(原注:該死的羅特加,他們)——”
“Jokisfrekkd?rgrimstvren(原注:你想在部落里打內戰嗎)?”奧利克低聲打斷了他的話,一面拔出了斧子。伊拉龍很擔心,朝阿麗婭瞥了一眼,但她全神貫注地在看著這場對抗,沒有注意到他。他悄悄伸下手去,握住了薩若克。
那個古怪的矮人盯著奧利克,然后從口袋里掏出個鐵戒指,拔下自己的三根胡子纏在戒指上,當的一聲往街上一扔,還朝它吐了一口唾沫。那幾個矮人一聲不吭,排著隊走了。
索夫、奧利克和其他勇士退縮一步,望著戒指滾到了花崗巖人行道對面。連阿麗婭都似乎很吃驚。兩個年輕一點的矮人臉色蒼白,伸手想要拔劍,聽到索夫大喝一聲“不行”,便把手放下來了。
他們的反應令伊拉龍深感不安。奧利克獨自向前走了一步,把戒指拾起來放進一個袋子里。伊拉龍問:“這是什么意思?”
“這個意思是,”索夫說,“你樹了幾個敵人?!?br>他們匆匆穿過外堡,走進一個寬敞的院子。里面放著三張宴會桌,上面飾有燈籠和旗幟。桌子前面立著幾個矮人,最前面的一個長著灰胡子,裹著狼皮。他張開了兩臂說:“歡迎來到河流衛士部落的家鄉塔納哥。我們已經聽到人們對你的很多贊揚,鬼魂殺手伊拉龍。我是德倫的兒子、部落酋長昂丁?!?br>另一個矮人走上前來。他有著勇士的肩膀和胸脯,長著一雙半張半閉的黑眼睛,一直盯著伊拉龍的臉?!拔沂恰瘖W爾姆的兒子、夸恩部落酋長甘納爾?!?br>“能來這兒作客,我感到很榮幸?!币晾堻c了點頭說。他感覺到藍兒因為受到冷落而不大耐煩。耐心。他低聲說,裝出微微一笑。
她噴了噴鼻息。
兩位酋長分別向阿麗婭和奧利克打了招呼。但是,他們的熱情沒有得到奧利克的回應。他只是伸出了手,手里拿出那枚鐵戒指。
昂丁瞪大了眼睛。他小心翼翼地用拇指和食指夾起戒指,仿佛那是一條毒蛇?!斑@是誰給你的?”
“是‘’部落里的人。不是給我的,是給伊拉龍的?!彼麄兊哪樕下冻龀泽@的神色。伊拉龍又感到很擔心。他親眼見過孤立無援的矮人毫不退讓地面對一大群庫爾人。這枚戒指肯定是個可怕的象征物,如果它能挫傷他們的勇氣的話。
昂丁聽著他的顧問們的低聲細語,皺皺眉頭,然后說道:“我們會研究一下這個問題。鬼魂殺手,我們已經設下宴會為你接風。要是你愿意讓我的仆人領你去你下榻的地方,你可以休息片刻,然后我們就可以開始了?!?br>“當然?!币晾埌蜒┭娴捻\繩交給一名等著的矮人,跟著向導踏進走廊。他走過門廊時回頭看了一眼,只見阿麗婭和奧利克跟兩位部落首領匆匆離去,四個人的腦袋湊在一起。我一會兒就回來。他對藍兒說。
他彎著腰穿過幾條矮人標準的走廊,抵達為他準備好的房間。房間很寬敞,可以輕松地站立,他不由得松了口氣。仆人鞠了個躬,說:“等昂丁酋長準備停當,我會回來叫你?!?br>那個矮人一走,伊拉龍停下來深深地吸了口氣。謝天謝地,這里終于一片安靜。他腦海里仍然想著與那幾個蒙面矮人的遭遇,感到很難放松下來。至少我們不會在塔納哥逗留很長時間。那樣應當能防止他們來騷擾我們。
一張矮床旁邊,放著個大理石臉盆。伊拉龍脫掉手套,走到臉盆跟前。他把手伸進水里,不由自主地大叫一聲,連忙把手縮了回來。水是滾燙的。他意識到,這肯定是矮人族的習俗。他等水涼下來,然后把臉和脖子浸到熱氣騰騰的水里洗干凈。
他覺得精神煥發,剝掉了馬褲和緊身上衣,換上了在阿吉哈葬禮上穿的那套衣服。他摸了摸薩若克,然后認為帶著它在昂丁的宴席上沒有禮貌,便佩上了一把獵刀。
接著,他從行李中取出娜綏妲托他交給伊絲蘭查蒂的信,放在手里掂了一掂,不知道里面放的是什么東西。這封信很重要,不能放在外面,以防給人偷看或偷走。他想不出別的好辦法,便把信往袖子里一塞。放在這里應當是很安全的,除非我投入了一場戰斗。在那種情況下,我就會有更大的問題需要擔心了。
仆人終于回來叫伊拉龍的時候,中午才剛過一個來小時,但太陽已經消失在大山后面,塔納哥籠罩在暮色之中。踏出走廊,伊拉龍注意到這個城市發生了變化。由于夜晚來得早,矮人族的燈籠已經點亮,展示出他們真正的力量。大街小巷一片紫色的燈光,整個山谷里生氣勃勃。
昂丁和其他矮人已經都在院子里,還有藍兒,她站在餐桌的首席位置,好像誰也沒有興趣對她的選擇提出異議。
(4)
有什么情況嗎?伊拉龍急匆匆朝她走過去問道。
昂丁又叫來幾名武士,然后把門上了閂。
他是不是估計到有人會發起攻擊?
起碼他擔心有這種可能性。
“伊拉龍,請到我這兒來?!卑憾≌f,指了指他右邊的那張椅子。酋長和伊拉龍都坐了下來,其他人也連忙照此辦理。
伊拉龍很高興,發現奧利克坐在他的身邊,阿麗婭坐在他的正對面,雖然他們兩個人的臉色都很難看。伊拉龍還來不及向奧利克問戒指的事,昂丁就輕輕地拍了拍桌子,大聲說:“Ignhazvoth(原注:上菜)!”
仆人們從走廊里魚貫而出,手里端著裝滿肉、餡餅和水果的金箔盤子。他們分成三路縱隊——每桌一個縱隊——熟練地把盤子放在桌上。
他們的面前放著湯和燉肉,里面塞滿了各種塊莖蔬菜,烤鹿肉,熱氣騰騰的長面包,以及一排排的蜜餅,上面澆著樹莓醬。一盤鮭魚片以青菜墊底,上面飾有芹菜。旁邊的腌鰻以可憐的目光盯著一罐奶酪,仿佛希望想辦法逃回河里去。每張桌子上都擺著一只天鵝,四周圍著一大群塞滿填料的鵪鶉和鵝鴨。
哪個菜里都有蘑菇:多汁的烤蘑菇片,頂在鳥頭上像個冠子;雕刻成古堡形狀的蘑菇,四周澆著肉汁,像一條護城河。各種各樣的蘑菇像個展覽會:從胖乎乎的白蘑菇,有伊拉龍的拳頭大小,到他可能誤認為是疙疙瘩瘩的樹皮的蘑菇,到細嫩的藥蘑菇,整齊地一切為二,露出了藍色的肉。
宴會的主菜亮相了:一頭巨大的烤野豬,上面澆著亮晶晶的作料。至少伊拉龍認為是野豬,因為那個軀體有雪焰那么大,要六個矮人才抬得動。牙齒比他的前臂還要長,口吻跟他的頭一樣寬。那個香味一陣陣地撲過來,連他的眼睛都流口水。
“那格拉,”奧利克低聲說,“大野豬。今晚昂丁真的是以上等的菜肴招待你了,伊拉龍。只有最勇敢的矮人才敢去捕獵大野豬,大野豬只用來招待最勇敢的人。而且,我認為他是在做個姿態,表示他會在大野豬部落的問題上支持你?!?br>伊拉龍俯過身去,這樣說話別人就聽不見?!澳敲?,這是博爾山里另一種特有的動物了?其他幾種是什么?”
“森林狼大得能吃掉一頭大野豬,而又敏捷得能逮住霜胡山羊。還有洞熊,我們稱其為烏茲哈頓,精靈族稱其為博爾恩,他們用這些名字來命名這些山峰。然而,我們不叫那種名字。山的名字是個秘密,我們不告訴任何別的民族。而且……”
“Smervoth(原注:上菜)!”昂丁命令說,朝他的客人微微一笑。仆人們馬上拔出小彎刀,把那大野豬切成幾份,然后放到每個人的盤子里——除了阿麗婭的盤子——還給藍兒送了一大塊。昂丁又微微一笑,拿起一把匕首,把自己盤子里的肉切下來一點兒。
伊拉龍伸手去拿自己的刀,但奧利克抓住了他的胳膊?!暗纫坏??!?br>昂丁慢慢地嚼著,骨碌碌地轉動眼睛,夸張地點著頭,然后把肉咽了下去。他說:“Ilfgauhnith(原注:安全,好吃)?!?br>“現在,大家可以放心用了?!眾W利克說,一面朝大家轉過身。這時候,客人們突然開始聊天。
伊拉龍從來沒有吃過野豬肉這類東西。他覺得汁多,很嫩,有股特殊的香味——好像那肉是用蜂蜜和蘋果酒浸泡過的——而且還加入了用來給豬肉調味的薄荷。真不清楚,他們是怎樣把這么個大家伙煮熟的。
慢慢地煮唄。藍兒說,一面啃了一口野豬肉。
奧利克一邊吃,一邊解釋說:“主人先把東西嘗一口,向客人們宣布說是安全的,這是一種古老的習俗。這是因為,當年,在食物里下毒在部落之間是常有的事?!?br>在宴會過程中,伊拉龍一面品嘗各種菜肴,一面跟奧利克、阿麗婭和坐在桌子更下方的矮人們交談。時間就這樣過去了。菜肴很豐盛,因此等最后一道菜上來,大家吃完最后一口,喝干最后一杯酒,已經是下午晚些時候了。趁仆人們在收拾餐具,昂丁回過頭來對伊拉龍說:“吃得還滿意吧?”
“味道好極了?!?br>昂丁點了點頭?!澳阆矚g我就高興。我昨天讓他們把桌子搬到了外面,這樣龍就可以和我們一塊兒進餐?!彼谡f話過程中眼睛一直盯著伊拉龍。
伊拉龍覺得很寒心。不管是無意還是有意,昂丁一直只是把他當作畜生來看待。伊拉龍想在私下里打聽一下關于蒙面矮人的事,現在——為了給昂丁一個下馬威——他說:“藍兒和我謝謝你?!比缓?,他說:“干嗎要朝我們扔那個戒指?”
院子里一片寂靜。伊拉龍從眼角里看到奧利克在眨眼睛。然而,阿麗婭微微一笑,仿佛她理解他的做法。
昂丁放下匕首,滿臉怒容?!澳闩龅降哪菐讉€人屬于一個魔法部落。龍騎士垮臺以前,他們是我們這個王國里最古老、最富有的家族。然而,他們犯了兩個致命的錯誤:他們居住在博爾山脈的西端;他們派出了最杰出的武士作為志愿者去為維瑞爾效勞?!?br>他越說越生氣?!凹影投嗬锟怂购退撍赖淖児澱甙阉麄儦⑺涝谀銈兊臑豸敯畛?。然后,他們沖著我們來了,殺了好多人。在那個部落中,只有管家安胡因和她的衛兵幸免于難。安胡因很傷心,過不多久就死了。她的手下人取了‘’這個名字,蒙起了自己的臉,以提醒自己不要忘記他們的損失和報仇雪恨的愿望?!?br>(5)
伊拉龍覺得難為情得臉頰發痛,而又拼命不想流露出來?!坝谑?,”昂丁怒視著一道點心,接著說,“他們花了幾十年的時間重建了那個部落,等待進行報復的機會。如今你們來了,佩著羅特加的標記。這對他們來說絕對是個侮辱,無論你在垡藤杜爾出了多少力。因此,這個戒指是發出的最后的挑戰。它意味著,部落將會在每一件事上竭盡全力跟你作對,無論是大事還是小事。他們已經下定決心反對你,宣布自己是你的不共戴天的敵人?!?br>“他們是不是想傷害我的人身?”伊拉龍生硬地問。
昂丁朝甘納爾瞥了一眼,一時之間從目光里看得出他有點猶豫,然后他搖了搖頭,發出了生硬的笑聲。他笑得太響,也許在那種場合是不大合適的?!安?,鬼魂殺手!他們不敢傷害一位客人。那是不允許的。他們只是要你滾,滾,滾?!辈贿^,伊拉龍還是搞不明白。接著,昂丁說:“好了,我們不談這類不愉快的事了。甘納爾和我已經以我們的食物和蜂蜜酒友好地招待了你,難道這不重要嗎?”那位教士喃喃地表示贊同。
“非常感謝?!币晾埥K于心軟了。
藍兒以嚴肅的目光望著他,說:他們怕了,伊拉龍。又怕又恨,因為他們不得不接受一位龍騎士的幫忙。
沒錯兒。他們也許會和我們并肩戰斗,但他們不會為我們而戰斗。
wwW.xiaOshuo txt.nett,x\t,小,說天,堂     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)
最新網址:5151Lt.com
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頁 存書簽
国语自产拍在线视频中文_精品特色国产自在自线拍_中国大陆国产高清aⅴ毛片